深圳38例复阳患者研究显示:复阳并非复发 无传染性


在更广阔的国际舞台,伴随着一系列“主客场”外交,中国的追逃追赃理念日益深入人心,话语权和影响力不断提升,治理腐败的中国方案、中国智慧越来越引起国际社会的同频共振。

2020年3月29日12-24时,山东省无新增境外输入疑似病例,青岛市新增英国输入确诊病例1例。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4例。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例,累计治愈出院1例。

▲赵剡与加拿大的医疗专家进行线上交流。图片/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号

新京报:在切断传播途径方面,你们分享了哪些经验?

欧美国家正在进行特效药临床试验

赵剡:这段时间欧美国家的病人很多,他们肯定会积累一些经验。这听起来有点无情,但医学的经验就是这么回事:你看的病人多,你就有经验。前段时间中国给世界贡献了很多经验,接下来是欧美国家贡献经验的时候了。通过国外的经验,我们也会反过来思考,假如我们再遇到类似的情况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。

不过国外的医生和科学家也在进行相关研究、临床试验。像法国,现在病人很多,再过一两个月肯定就会有结果了。临床研究其实不难,对国内的科学家来说,病人数量急剧减少,所以临床试验受到了很大影响。但病人数量减少是一件好事,这说明我们遏制疫情的措施是有效的。

特效药方面,有国外的医生问我们,前期治疗中有没有使用氯喹、氯喹到底有没有效果。但目前的情况是,我们没发现很扎实的证据证明氯喹有效。我自己也研究了氯喹在临床中的使用,但现在患者数量减少会对试验产生一些影响,所以我的临床研究就搁在那儿了。之前国内有很多类似的临床试验,但因为病人少了进展都不是很好,都没拿出结论。

从之前国内的情况看,要组建新的ICU或者为ICU增加床位,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医生会很紧缺。因为武汉的雷神山医院是我们中南医院管理的,我3天之内在雷神山开了一个新的ICU,当时就遇到过类似的问题。

新京报:病毒的这种变化,会让诊断和治疗更困难吗?